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和影帝隐婚后我怀崽了——一壶热水

时间:2021-01-19 09:35 标签: 和影帝隐婚后我怀崽了 一壶热水
《和影帝隐婚后我怀崽了》作者:一壶热水文案:一纸婚约,十八线艺人程珂然和公司霸总叶邵结婚了。叶邵曾在媒体前公开放话:“我就是从这跳下去,单身一辈子,也不可能碰男人的手一下。”可同居三个
   《和影帝隐婚后我怀崽了》作者:一壶热水
  文案:
  一纸婚约,十八线艺人程珂然和公司霸总叶邵结婚了。
  叶邵曾在媒体前公开放话:“我就是从这跳下去,单身一辈子,也不可能碰男人的手一下。”
  可同居三个月,程珂然就发现自己有了。
  程珂然:我果然天真,男人都是狗。
  借了老公一笔钱去留学,回来后的他又红又火,手里还牵了像那个男人的崽崽。
  叶邵:呜呜呜我老婆终于回来了。
  双标毒舌伪直男霸总攻vs哭包软萌大明星美人受
  [你以为我们是先婚后爱其实我们双向暗恋,超爱演夫夫]
  内容标签: 生子 娱乐圈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珂然,叶邵 ┃ 配角:吃瓜群众 ┃ 其它:下本《网恋翻车后我火了》
  一句话简介:你不是说自己祖传直男吗?
  立意:人间处处有真爱,真爱或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第1章 (重新看,修)
  从民政局出来。
  程珂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已经和新晋影帝叶邵结婚了。
  红本本到手,被叶邵就那么随手往口袋一塞。
  程珂然见状,也连忙把自己那份往书包里胡乱一塞,非常不在意的样子,“那我,先回学校了。”
  叶邵挑眉,嘴巴张了张好像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口,只道:“我送你。”
  “嗯。”
  两个人你不想说我也不想听的样子,从头到尾都像是要来离婚,而不是结婚的。
  车上,叶邵几次看向程珂然,眼神里都是戏。
  程珂然低下头,不敢再和叶邵的眼睛对视。
  叶邵这人一如当初,单是一个眼神就有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本事。
  怪不得上高中的时候就能风靡学校,好多大制作纷纷等着他毕业了好去拍戏。
  程珂然只是万千迷了眼的人,其中之一。
  当初从他知道有叶邵这个人,到喜欢上他,再到当面表白,一共只用了二十分钟。
  程珂然一向是比较胆小谨慎的人,最怕的就是丢脸,可初见叶邵,单是看他的颜,就让极度腼腆的程珂然为之疯狂了。
  程珂然勇气可嘉,可四年过去了,叶邵压根不知道他是谁,甚至不知道他的结婚对象在年少轻狂时,曾经给他表白过,两次。
  现在想到这些,程珂然就想钻到地缝里去,那时候确实是冲动。
  叶邵好像还在打量自己,程珂然不自在的看看后视镜,脸上也没什么东西,他在看什么?
  虽然结婚盖章的时候很激动,甚至结婚证上的合照自己眼角都是通红的,但程珂然坚称是小飞虫进了眼睛。
  一点都没被发现是因为和叶邵结婚太激动,激动到鼻头一酸,差点当场落泪。
  相比之下叶邵是个好演员,结婚证拍的非常自然,嘴角弯弯,程珂然差点儿以为他们两个真的很熟。
  程珂然:“这么看我干什么,到底怎么了?”
  这么快就后悔结婚了?
  叶邵讲话竟然也不是很自然,“就……不是已经结婚了,你晚上还住校吗?你爷爷那边……”
  程珂然的脸一下就爆红,强行冷静道:“住,当然要住,我们院里天天查寝,有门禁,我会和爷爷说清楚的。”
  回答的太快,反而像是隐藏心事。
  天知道他得知叶邵愿意和他结婚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想的新婚之夜。
  “哦。”叶邵的语气里听不出情绪。
  程珂然觉得叶邵不愧是能拿影帝的男人,那三分落寞四分薄情九十三分有点失望的样子,好像很想和他过新婚之夜。
  但这人是直男。
  程珂然上高中的时候就知道。
  叶邵不会想和他睡一间卧室,这样问,也只是想让自己主动和爷爷解释为什么没住一起而已。
  叶邵怕爷爷撤资,程珂然笃定。
  路上,叶邵接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句,“晚上九点吗?好。”
  程珂然嗤之以鼻,都有约了还假惺惺问我要不要晚上共度良宵。
  呵,男人。
  到学校后,程珂然从侧门一下车,叶邵这边就飞快把结婚证从口袋里掏出来,仔细观摩。
  摸摸小红封皮,还热乎着。
  结婚证长这样啊?差点被他折一个角,也太脆弱了。
  可程珂然都上大三了,怎么还必须住校呢。
  新婚之夜,新晋影帝惨遭独守空房?
  如果不是签了隐婚协议的话,估计能上头条吧。
  但其实叶邵有想到这个结果。
  据说当年两个人都上十七中的时候,程珂然最讨厌的就是他,叶邵。
  叶邵高中毕业后出国留学,没依靠家里,凭自己的人脉和资金开了一家影视公司,当时公司里最火的艺人是他自己。
  大学毕业前还顺便拿了个影帝,之后他就彻底退居幕后,回国搞事业。
  回国没几天,更顺便的是,他还结了个婚。
  新婚老婆是个还在上大三,很冷酷的男生,刚满二十岁。
  是他当年在十七中小两届的学弟。
  学弟本人看起来十分冷酷,莫得感情的样子,小小年纪结婚盖章的时候比他还淡定,仿佛已经结婚八百次。
  程珂然回宿舍了。
  摸着小本本,皮都快抠烂了,在心里确实已经和叶邵结婚八百次。
  他比叶邵低两届,叶邵高三毕业那年,其实他给对方表白过两次,当面一次,微信上一次,都失败了。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喜欢叶邵四年。
  程珂然做梦都想不到,他竟然能在表白叶邵被拒后,还能和他结婚。
  前两天他还在给爷爷说追星好辛苦,说叶邵回国他去接机的时候,辛苦做的应援牌都被挤坏了,还被叶邵带的保镖给踩碎了。
  然后他爷爷说追星那么辛苦,别追了,把人追到手不就好了。
  程珂然心想你当娱乐圈我们家开的呢,然后叶邵就找上门来,和他结婚了。
  程珂然:?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
  有钱,能使直男和他被迫结婚。
  晚上,睡在宿舍一米二的小床上,程珂然万念俱灰,新婚之夜……这他妈的结婚对象是叶邵啊!你怎么回来睡宿舍?程珂然,你怎么舍得!?
  能摸摸他的腹肌也好啊!
  今天周末,宿舍其他人都不在,屠陇在打游戏,隔着耳机都能听见程珂然在床上翻来覆去,宿舍的破床一直响。
  屠陇小声问,“你搞事情声音也不用这么大吧?”
  程珂然脸一红,“老子没搞。”
  “那你是该洗澡了?”
  程珂然兴奋地从床上坐起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说好隐婚,签了协议,可是程珂然觉得不让人看看他的结婚证,这一个周他都睡不着。
  屠陇正好输完这把游戏,来到程珂然这儿,“什么好东西”
  程珂然小心翼翼的把结婚证给他看,眼睛放光。
  屠陇打开,定睛看了一会儿,惊叹道:“日,你真走火入魔了,小学生才伪造结婚证。”
  “……就不能是真的?”程珂然把证拿回来,擦掉被屠陇按在上面的指印。
  屠陇:“还别说,是挺像,你自己抠的图吧,也就你对假证这么上心。”
  程珂然二十岁,在追叶邵这个事儿上,智商永远只有两岁。
  程珂然又躺回床上,翘起二郎腿,“你不懂,你说……叶邵的腹肌,是p的吗?他以后的小孩得长多好看?”
  “我咋知道是不是真的,孩子他妈也会影响颜值,”屠陇坐回去继续打游戏,“别想有的没的了,叶邵都回国了你做点实际事儿,他公司不是在招人吗,你去碰碰运气,能跑个龙套也行,别一天天想他想的精神病。”
  程珂然说,“已经在碰了,等消息呢。”
  程珂然满脑子都是自己如果真是什么祖传孕体,和叶邵生的小孩会长什么样。
  不对,要冷静。
  他只是在帮助叶邵度过资金危机才结婚的,不能想这些有的没的。
  程珂然躲在被窝里,一边感激爷爷给他这样美梦成真的机会,一边告诫自己,如果他不和叶邵结婚,爷爷就不会帮叶邵了,所以……就算结婚了也要克制感情,感受这短暂的美好就好了。
  叶邵不会喜欢他的。
  这个不是程珂然臆想的,是有事实依据的。
  他打开手机加密相册,里面有几张截图。
  是四年前他和叶邵的聊天记录。
  那时候叶邵刚刚高中毕业。
  上次追你的程珂然:[叶邵,做我男朋友。]
  上次追你的程珂然:[做我男朋友?]
  上次追你的程珂然:[叶邵,请问你做我男朋友可以吗?能不能回答我,谢谢您。]
  叶邵:[理由?]
  上次追你的程珂然:[我可以给你砸钱。]
  叶邵:[我首富之子。]
  上次追你的程珂然:[我可以给你补习。]
  叶邵:[我年级第一。]
  上次追你的程珂然:[我可以给你暖床。]
  叶邵:[我恒温三十六度七。]
  上次追你的程珂然:[我可以给你生]
  叶邵:[?]
  上次追你的程珂然:[我可以给你生娃 。]
  叶邵:[你是男的。]
  上次追你的程珂然:[我是男的,但你相信我,我是祖传孕体。]
  叶邵:[你也相信我,我是祖传直男。]
  之后程珂然再发的消息就都是红色的感叹号了,他被叶邵拉黑了。
  “祖传直男”四个字,把程珂然打击到眼泪决堤,哭着给屠陇说,“我女装也不是不行。”
  屠陇当时连忙说不行不行受不住,他怕叶邵没弯,自己先魔怔了,他的直男可不是祖传的,没那么牢固。
  现在再想起来这些,程珂然心里就一个字,很爽。
  原来叶邵也有为五斗米折腰的这天。
  才晚上七点多,其实如果……他同意今天晚上留在叶邵那的话,叶邵也不好意思赶他走吧?
  不过这样也太厚脸皮,做不来这种事。
  但今晚他肯定是睡不着了。
  屠陇打了一会儿游戏,突然摘下耳机问程珂然,“出去玩?”
  程珂然枕头下面放着结婚证,“不去。”
  他要留下来感受新婚的气息。
  “龚泽玉今天晚上过生日,在歇酒。”屠陇道。
  程珂然知道歇酒,附近一比较高档私密的酒吧,消费很高,连客户基本都是固定的,他皱眉道,“龚泽玉?”
  “不是很熟,不都说他是叶邵好朋友吗,叶邵刚回国,哥们过生日肯定去吧,我表哥也去了,说是等下叶邵会过去,他可以带我们。”
  程珂然突然想到叶邵接的那个电话,晚上九点?
  朋友生日?
  心里的小九九又酸上来了,我才是叶邵今天领了证儿的结婚对象。
  新婚之夜想见自己老公,竟然还要蹭别人的生日宴?
  屠陇:“去不?”
  程珂然翻身下床,毅然决然道:“不去。”
  然后打开衣柜。
  屠陇也开始换衣服,“真不去啊,生活好有仪式感,睡觉也要挑好看的正装吗?。”
  程珂然红着脸,“给我看看,哪套好。”
 
 
第2章 (修)
  屠陇当然知道程珂然是怎么想的,“不然穿校服,反正龚泽玉是我们学长。”
  以学弟身份去更合适,不然程珂然脸皮薄,被人问起来容易尴尬。
  程珂然和屠陇都是学表演的,说起来叶邵和他们也算是颇有交集。
  尽管这交集都是程珂然努力得来的。
  程珂然当初以省状元的身份抛弃了top1学校的选择,走花路学表演,只为能在追星路上更顺一点,可谁知道他却在叶邵的粉丝群连个管理员都混不上。
  大学两年,程珂然也没接过戏,没上过节目,面试也不去,有几家公司倒是想签约他,可他只老老实实上课。
  只有屠陇知道,程珂然学表演就是为了能有一天和叶邵光明正大的近距离接触,其他的没什么兴趣,更喜欢画画。
  现在叶邵留学四年,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结果程珂然去接机都没见到人后脑勺,回来鞋底都被人踩掉了。
  可怜劲儿。
  其实程珂然接机的痛,早就被结婚证抚平了。
  没有什么追星的痛,是一个和偶像的结婚证抚不平的。
  程珂然甚至觉得以后就算单身一辈子也满足了。
  谁能拥有和叶邵结婚又离婚的光辉历史?那必然是他。
  叶邵以后再找谁,估计也不会离婚了,那自己永远都是他唯一的前夫。
  史无前例。
  只不过是前夫身份略微心酸罢了。
  屠陇:“今天晚上加把劲儿,表现的自然一点,叶邵的联系方式要过来后,可别像以前表白的时候一样鲁莽。”
  据说叶邵被人追捧惯了,可能还烦了,对于追着他要联系方式的人,都不会给。
  程珂然嘴硬,“一点儿都不稀罕,学长过生日,和叶邵可没关系。”
  表演系一个班一共也没多少人,在附近的学弟学妹,凡是有时间的都想去,只不过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带自己进去。
  他们有条件,当然要去。
  校友套近乎而已,和叶邵没关系,谁会知道叶邵也去呢。
  屠陇打个响指,“对喽,就要用这个态度,千万别稀罕他,叶邵这人怪的很,谁越贴他,他离谁越远。”
  叶邵火成这样,从来没什么花边新闻,也是因为嘴够毒,媒体都知道这家伙只搞事业不搞爱情,越贴越远。
  程珂然他们的校服是很好看的,外套西服样式却很休闲,程珂然舍不得让结婚证在宿舍里孤单,直接把证放在外套口袋里。

  就贴在胸前,露出一个小小的红边。
  不怕被人看到,反正看到内容,也没人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到歇酒的时候,叶邵人还没到,程珂然松一口气,只要比叶邵来的早,就不会像闻风而至。
  龚泽玉一直在歇酒等着大家,好多人围着他寒暄完,就各自放开玩了。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