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转学后,和暗恋我的校草同桌了 作者:爱钱多多(下)

时间:2020-10-08 10:00 标签: 青梅竹马 甜文 天作之合 校园
第44章 白巧克力 初夏五月的江城,天气已稍稍有些热了起来,路旁两排法国梧桐早早裹上了一层新绿,空气中飘散着栀子花香以及石楠花的味道。 清早,尚y-ng从被子里伸出手,按掉了床边两个闹钟,蒙着被子捂着耳朵继续睡。两分钟后,他黑着脸,手脚并用,拖着被
 
 
第44章 白巧克力
  初夏五月的江城,天气已稍稍有些热了起来,路旁两排法国梧桐早早裹上了一层新绿,空气中飘散着栀子花香以及……石楠花的味道。
  清早,尚yá-ng从被子里伸出手,按掉了床边两个闹钟,蒙着被子捂着耳朵继续睡。两分钟后,他黑着脸,手脚并用,拖着被子,僵尸般地爬下床,够着手按掉书桌上的三个闹钟。
  然后趴在地板上又睡了十分钟。
  等他再次被闹钟吵醒,挂钟正指向六点四十五。
  洗漱完毕,将尚厚德放在他床边的秋衣秋裤埋在被子下,尚yá-ng找出一套帅气的木奉球服,和一套牛仔外套比对了五分钟,选中了木奉球服。
  七点一十五。
  花了五分钟,尚yá-ng吹好了一个帅气的发型,蹬着他最贵的球鞋,挎着单肩书包,踩着滑板,哼着歌儿出了门。
  沿途再次飞一般掠过了那个好不容易学会儿童滑板,吭吭唧唧坚定慢速行驶的小学生。小学生愣了一秒,再次哇哇大哭。
  一群被家长押送上学的三头身的幼儿园或小学生应声响起了合奏,天空大雁发出悠长的鸣叫助阵。
  多么朝气蓬勃的上溪晨景。
  嘿!
  飞驰路过一个校门口一家全是杀马特造型师的理发店时,尚yá-ng对着那玻璃上映出的人影,扒拉了一下刘海,嘚瑟地啧了一声。
  与黎青表白后的第一次见面。
  造型,完美!
  匆匆躲过地中海王的追捕,尚yá-ng嘚嘚瑟瑟抱着滑板跑到教室时,黎青已坐在座位上,边吃小笼包边翻着书了。
  因为下午要照顾黎母,他这两天早上收摊都很早。
  尚yá-ng将书包挂在椅子靠背上,翘着二郎腿坐在座位上,在屉兜里捞了一下,果然发现了一袋小笼包和豆浆。
  他用胳膊肘捅了捅黎青:“黎小青,谢了。”
  黎青咬着豆浆吸管,‘唔’了一声。
  尚yá-ng瞥着黎青红了的耳朵尖,啧了一声,心道:小样还装淡定!他特地凑到了黎青耳边:“喂,班花,你男朋友谢你呢!”
  黎青大囧,喝豆浆差点呛到,然后迅速严肃小脸,假装没听见。
  尚yá-ng痞里痞气:“喂?男朋友和你说话呢。”
  黎青假装听不见,一本正经地翻着语文书,耳朵却悄悄飘起了红。
  尚yá-ng一边拿着豆浆,一边轻佻地将胳膊架在黎青肩膀上,凑近黎青耳朵,浑似个调戏良家妇女的不三不四的流*氓。
  “不作声?嗯?昨天才把我嘴唇给亲破了,今天就翻脸不认了?”
  黎青耳朵通红地别过头,小小声道:“……没不认,你小点声。”
  “没不认账就喊一声……不喊你就是小流氓……”尚yá-ng叼着豆浆吸管,翘着二郎腿,笑眯眯地道。
  黎青继续装死。
  尚yá-ng凑到黎青耳边:“要是再不做声,我就当着人的面亲你了啊。嗯?”
  黎青恼羞成怒,用一个小笼包塞住了尚yá-ng的嘴。
  尚yá-ng笑弯了眼,将那颗小笼包给吃了。
  啧,甜的。
  上课铃打了。第一节语文早自习,老张头亲自在讲台上监督。
  自打上溪高中考试成绩一次比一次好,老师们工资节节攀高,工作热情是翻儿倍地涨。
  连寻常和尚敲钟坐等退休的老张头也开始紧抓纪律,大力布置作业,挨个检查学生学习情况了。
  这可苦了尚yá-ng了。
  一个早自习里,他足足被老张头抽查了三遍古诗文背诵。
  尽管有黎青的暗中相助,他也折戟沉沙在第三次,得了个抄写的任务。
  望着庞大的抄写任务,尚yá-ng彻底蔫了,没骨头似的在桌上流成了一摊金黄的饼。
  黎青看着好笑,揉着他脑袋上的卷毛:“好了,你专心背书,我帮你罚抄。”
  尚yá-ng没j.īng_打采道:“别,你下午还要去医院照顾阿姨。学习时间本来就不多。而且,老张头还认得我的字!”
  最后一句,他说得咬牙切齿,实在是教训惨痛。
  黎青只得爱怜地抚摸他的狗头。
  罚抄结束后下课,黎青端端正正写完一张卷子,一扭头就对上了尚yá-ng一双放光的眼睛。
  “喂,班花,你说你是不是该换个称呼了?”
  黎青:?
  “虽然这话都说了几遍了,你都不承认,但咱们现在不是关系不一样了吗?你是不是该也改口,叫我一声,”尚yá-ng戏谑地拖长了声音道,“……哥哥了?”
  哥哥?
  这两个字初听还好,细品有些烫耳朵,黎青权当刚什么都没听见,严肃地绷着小脸,眼神飘忽地假装看书。
  尚yá-ng却不打算轻易放过他,嘿嘿笑了两声:“青妹妹,别害羞嘛,叫一声听听?”
  黎青看书不理他。
  尚yá-ng低声威胁道:“不叫我就闹到你喊我为止了啊。”
  黎青耳朵更红了,继续装死。
  尚yá-ng锲而不舍地闹了一个上午四节课的课间。
  中午放学后,黎青去医院。黎母从icu里转出来了。黎青中午要回家做饭,下午要去医院照顾黎母。
  尚yá-ng将黎青送到了校门口的小巷子门口,往他包里塞着白巧克力。
  黎青天生有低血糖这种娇花病。黎青太忙,经常会粗心忘记带糖。尚yá-ng一抓到机会,就往他兜里塞各种棉花糖和巧克力。
  “等着,我下午放学去看你。”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