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明溪 作者:那一抹黯然的微笑

时间:2020-10-07 22:00 标签:
文案: 就随便写写,也没有大纲,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新手多包涵 明溪死了又活了,他遇到了一个人,开始想起来,他从未活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溪,江子辰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就随便写写 立意:冲破世俗的眼光 第1章 好像要下雨了
 文案:
  就随便写写,也没有大纲,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新手多包涵
  明溪死了又活了,他遇到了一个人,开始想起来,他从未活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溪,江子辰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就随便写写
  立意:冲破世俗的眼光
 
 
第1章 
  好像要下雨了。明溪抬头看了眼天色,只见乌云沉甸甸的坠着,将太yá-ng严严实实捂住,少许透过的yá-ng光也无j.īng_打采的飘在空中,狂风从远处呼啸而来,带起一片混乱后扬长而去。他迷了眯眼睛,抬手略略遮挡扑面而来的飞尘。
  “叮铃……您好,是明溪先生吗?”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穿着蓝色马褂的身影,呼啸的风从他身后使劲的吹着,将他略长的头发全数吹到前面,乱七八糟的遮住了脸,“这是您的快递,请签收一下。”明溪想了想,最近没有买什么东西,好像是前两天出差的时候买的一个特产。但是拆开快递仔细一看,盒子是木质的,略重,盒面上镌刻着j.īng_美的花纹,黑色的底面显得晦暗而深沉,明显不像是他买的那些特产该有的包装盒,更让人难以理解是,盒子居然还上了锁,并且没有配备钥匙。这么一看,大约是哪个朋友在作弄他吧。
  明溪没有细想,天气不好,他还赶着回家给爱人一个惊喜。
  一回到家,他却首先注意到了半开的房门,高高低低的喘息声,仿佛被一只手扼住了喉咙,他一步步的走近房间,目光穿过门隙,看到了纠缠在一起的□□的身躯。仿佛被当头木奉喝,他眼前一黑,踉跄的撞开房门。
  “啊……”里面的人发现了明溪,惊叫一声推了身上的男人一把。兴城转头看了一眼,正对上明溪的双眼,他的眼底因剧烈的情绪而浮现血丝,显出几分狰狞的恨意。“明溪……”他连忙扯过被子,围住下半身,“对不起,明溪。”兴城没有解释,他只是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床上人的身上,愧疚而难堪的注视着明溪。
  “你们真是,好样的。”明溪浑身都在发抖,他急促的呼吸着,却像是脱离了水的鱼,窒息感挥之不去。“明溪,你也不要怪我们,是你自己满足不了兴城哥,而且,你们虽然处了这么段时间,但是也没有什么实质x_ing的关系进展,不要一副好像你很爱兴城哥的样子。”于清代穿好衣服,站在了兴城旁边,半点不害臊的露出痕迹斑驳的锁骨,貌若好女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正好你也看到了,你们就分手吧,兴城哥很早就和我有关系了,一直没好意思和你提分开的事情。”“于清代。”明溪厉喝,他手脚无力,胸腔中翻涌的剧烈的情绪让他一阵阵的想吐,“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去。”他抡起门边的花瓶直接甩过去。兴城抬起手,抱住头,满心的愧疚让他不打算反抗,但是于清代却一脚踢在明溪的膝盖上,趁他身形不稳的时候,用力一推。明溪只觉得脚下一空,还没反应过来,就头朝下坠下了楼梯。
  兴城听到了一声巨响,慌忙去看,只看到明溪躺在楼下,后脑处氤氲开大片的血迹,“清代,你做了什么。”于清代也是一愣,“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到。”兴城跌跌撞撞的爬到明溪身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颈动脉,一片死寂。“他,他死了。”“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要坐牢。”于清代惶恐的坐倒在地,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没有想到明溪会那么不凑巧的头撞到了桌角。兴城徒劳的按着他的伤口,整个人都在剧烈的发抖,“明溪,明溪……”,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从明溪回家撞破他们事情到他毫无声息的躺在地上,就像是在做一个可怕的噩梦,他的确出轨了,他的确背叛了他们的感情,但是他依然很爱明溪,至少,曾经是爱过的。他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慌乱了一阵之后,于清代连滚带爬的回到房间里拖出一只大行李箱,扯着明溪就要塞进去。“你在干什么?”兴城觉得不对,想要制止,却被他喝住,“我在干什么,我在救我们两个,万一被人发现明溪死了,就算我是真的过失,谁会相信,你和他还没有结束关系,我们这样,谁会帮我们说话。”他眼角发红,神色癫狂,带着走投无路的绝望。兴城站在原地,看着于清代用力的按着明溪无力垂落的手脚,意图把一个成年男人塞进那只大号的行李箱。这样是不对的,不能这样做。兴城心里在不断颤抖,他反复的念叨着,但是却仿佛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于清代合上那个行李箱,浑浑噩噩的被拉扯着开车到了郊外,拎着被塞到手里的铲子,僵硬的一动不动。
  于清代却好像冷静下来了,他甚至颇为愉悦的笑着吻了吻兴城,“别怕,谁都不会发现的,“这里我之前就听说过了,要建一个公园,这棵树已经活了好几百年了,是保护植物,绝对不会被移走的,埋在这里最适合了。”
  “不,不可以这样……”兴城跪在地上,软弱的泣音只引来于清代轻蔑的一瞥。“这幅深情的样子做给谁看,你现在是帮凶,一旦被人知道,你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度过了。”仿佛是被说服了,兴城提起铲子开始填土,看着行李箱被一点点掩埋,“对不起,对不起。”他们很快埋完了,于清代还快意的在上方踩了踩,“你看看你,明溪,你就配躺在这里。我们走啦,你可要乖乖躺着呀。”
  一大早的,天还微微亮,晨起的人陆陆续续的来到这片空地跑步锻炼。前几天的坏天气似乎终于过去了,太yá-ng懒洋洋的爬上天空,温暖明亮的光线慢悠悠得照s_h_è到从小路尽头走来的修长身影上。他一手拖着行李箱,头颅低垂,脊背弯曲,浑身上下都扑簌簌的落着土,走路晃晃悠悠的,一步一顿走的格外僵硬。感受到yá-ng光温暖的照耀,他伸手,将乱糟糟的前发捋起,露出苍白清俊的脸,原本无神的眼睛仿佛被注入了灵魂,变得生动起来。
  “奇怪,我怎么在这儿?”明溪茫然的看着仿佛在泥堆里打了个滚的自己,记忆渐渐回笼,“噢,对,我昨天出差了,车抛锚了,掉进了水沟。”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