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我在古代做皇帝 作者:青枝令(下)

时间:2020-10-08 09:52 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平步青云 朝堂之上
第159章 楚毓怀疑楚如珍这会儿来不是凑巧,然而没有证据。 来都来了,总不能拒之门外。 但是想到对方正在青ch.un叛逆期,他就忍不住一阵头疼。 让她进来。 不多时,一道身影便快步跑来,飞奔至他身后,从背后抱住他。 楚毓一愣,好在楚如珍很快松开,他才得以转身
 
第159章 
  楚毓怀疑楚如珍这会儿来不是凑巧,然而没有证据。
  来都来了,总不能拒之门外。
  但是想到对方正在青ch.un叛逆期,他就忍不住一阵头疼。
  “让她进来。”
  不多时,一道身影便快步跑来,飞奔至他身后,从背后抱住他。
  楚毓一愣,好在楚如珍很快松开,他才得以转身询问。
  “怎么了?”
  瞧瞧她这一副快哭的样子,显然是受了委屈。
  谁知楚如珍却乖巧地低着头,微微摇摇头,“没什么。”
  楚毓好似已经许久没看她这么乖巧的样子了,有些欣慰,也有些怀念。
  “说说吧,为什么会突然想到我这儿来?”
  只见楚如珍扭捏了一阵,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半晌,才终于说出口道:“父皇……”
  楚毓:“嗯?”
  “……我是不是很讨人厌啊?”
  楚毓:“额……”
  原本楚如珍心里还觉得这不可能,抱有无数期待,谁知父皇竟然是这么个反应,她瞪大了眼,有些恼羞成怒。
  难道她真的很招人烦吗?
  “噗……”楚毓见状,这才笑了,“骗你的,怎么会,父皇知道你其实是个好孩子。”
  楚如珍一下子就不好意思了。
  因为她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好。
  可见魏琪华的一番话,给她的打击是有些大的。
  然而楚毓却觉得他说的没有错,如果是陌生人,或者不熟悉的人,自然会觉得楚如珍有些烦。
  可作为看着她长大的人来说,楚毓却觉得她还是她。
  哪怕有些瑕疵,有些叛逆,也瑕不掩瑜。
  “对不起,我、我太任x_ing了……”她似乎也只能这么道歉,因为连她自己都无法保证,自己将来会不会一直这样。
  她认真想了许久,也终究没能想清楚,自己对柯襄的执着,到底是情窦初开的小悸动,还是对于一个对自己很好的非亲人长辈的眷恋。
  感情是很难分清的东西。
  因为它没有明确的界限。
  但是被魏琪华这么一点,她似乎心一松,同时又有些难受。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她似乎为了自己的任x_ing而让许多关心他的人苦恼且失望了。
  不得不说,楚毓松了口气,心暗道,这叛逆期,可算过去了。
  嘴上却道:“你竟然还能知道?观察能力见长啊!”
  楚如珍:“……”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父皇对他们说话也变得这么爱噎人了?
  她一时有些气恼,然而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又觉得自己没那个脸恼羞成怒。
  干脆又跑走了。
  来去成风,看得楚毓直笑着摇头。
  嗯?
  他似乎忘了什么事?
  哦,他忘了把柯襄打算外放这事告诉她了,不过想想,对方应该也能很快知道,想想也就算了。
  楚如珍又回了魏琪华那里,并且认了错。
  魏琪华心上一松,似乎什么包袱彻底放下。
  也对,孩子长大了。
  同样……也不需要她了。
  几乎是迅速的,魏琪华的身体r_ou_眼可见地差了下来,没过几个月,便瘦削地几乎就剩下一身皮包骨,走路都几步一喘那种。
  无论请了多少太医,给的反应也只是摇头,其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楚如珍彻底每r.ì守在她床前,以泪洗面,彻底没有心思再关注其他。
  楚毓看着魏琪华却有些恍惚。
  这才多久。
  魏琪华才什么年纪。
  竟然就真走到这一步了?
  眼睁睁看着对方从气色还行迅速变成眼前的场景。
  他几乎都快以为自己进了什么恐怖片。
  生命……就是这么脆弱的吗?
  哪怕无病无灾,老天爷想要带走一个人,也是轻轻松松,毫无压力。
  若是有一天,自己是否也会这样?
  哪怕明知道对方是因为心理原因,楚毓还是忍不住有些恐慌。
  为了压制这种恐慌,他努力给自己找别的事情做,想别的事情。
  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想到了自己刚来这个世界时,收起来的这个宫殿里属于原主的那些东西。
  他按照记忆将箱子翻了出来,打开看了看里面的东西,许多字画,还有些札。
  札里不外乎是些原主那段时间心情如何烦闷,以及对妻女的思念。
  楚毓将后者的内容单独取了出来,至于前者,被他付之一炬进了灯罩里。
  他找来一个跑腿的宫人,“去,把这个j_iao给昭仪。”
  “是。”
  而另一边,魏琪华收到这份迟来的遗物,罕见地哭了一场。
  她还在里面找到了一副画。
  雪景,画且有二人。
  年轻时的魏琪华,和幼年的楚如珍。
  这是她的丈夫曾经应下的,却未曾兑现的承诺。
  如今终于以这样一种方式,送到了她。
  几r.ì后,整个盛京迎来今年的初雪。
  魏琪华不顾劝阻,非要去雪观赏。
  想想楚如珍的固执,可见是遗传的谁的。
  躺在榻上,感受着纷纷细雪落在身上,她似乎也不觉得寒冷,反而还觉得浑身暖融融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燃烧。
  原来雪景是这样美,她又是为何会错过这么多年?
  楚如珍站在不远处,眼泪不停地从眼眶流了出来。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