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听说小师叔曾是师祖的情劫 作者:飏尘似月/月小呆(中)

时间:2020-10-08 09:05 标签:
第69章 东海之畔 目送一行人入了天镜,这二人却谁都没有收回目光。 流云宫的这些弟子是最后进入其中的,他们一进去,守在外面的弟子便将大门关上了。 于是宽广的露天水湾中,四面八方包括看台之上渐渐亮起不同的影像自天镜中来,不同地点,不同人物,不同角
 
 
第69章 东海之畔
  目送一行人入了天镜,这二人却谁都没有收回目光。
  流云宫的这些弟子是最后进入其中的,他们一进去,守在外面的弟子便将大门关上了。
  于是宽广的露天水湾中,四面八方包括看台之上渐渐亮起不同的影像——自天镜中来,不同地点,不同人物,不同角度,甚至可以时间后移,反复观看。
  “师弟,那灵石对你的琴不太友好吧。”黎煋说。
  裴劫没有回头:“没事。”
  特别的漫不经心。
  黎煋浅笑:“我看你好像对小师叔挺上心,像当年照顾十三一样。”
  裴劫对戮十三有多上心呢?思他所思、虑他所虑,虽从不主动c-h-ā手,但哪一次不是他最坚实的后盾?他不声不响,默默观察,在戮十三束手无策向他求助的时候,给予着最可靠地帮助。
  可是多少年了,并没有第二个人有过这样的待遇。
  黎煋知道月仙之所以会让他来照顾秦煜,无非是希望这位小师叔能够尽快适应,不要那么拘谨,不要那么小心翼翼。毕竟他是秦煜最早接触过的,是合适的选择。
  但想必还有一层原因便是因着他的x_ing情——淡漠。他并不是一个适合相处的人。
  所以r.ì后,等到秦煜适应过来了,再带去月宫便是水到渠成,不会节外生枝。
  月仙可没有别的侍者,无论是月宫中还是山门中,黎煋都是最接近他的那个人。即便没有人言说,这么多年察言观色他所了解到的也并不会少。他觉得,无论出于怎样的目的,这次恐怕不会如他所料了。
  而这些事情,他当然不会说出来。所以只是问裴劫。
  裴劫应了一声:“哦。”
  依然是漫不经心的。
  于是黎煋知道,他的这位师弟并没有对这件事情格外看重,都是随x_ing而为罢了。暗中摇头,他没再深入这个话题。
  他不说话,裴劫自然也不会与他主动攀谈,不同于别处的热闹景象,他们这边陷入了一片静寂的沉默当中。黎煋观察着流云宫的弟子,裴劫则注视着其中的秦煜。
  他背着‘半壁’,手中抓着却月,神色中有着明显的不安。然而走了一会儿便像是有所感应一般,忽然抬起眸子,望向虚幻浮动的‘天空’,视线正好与裴劫j_iao汇。
  这一点他自然是不知道的,但裴劫有些触动,忍不住抖了抖睫毛。
  “师兄,你在看什么?”
  他们这一行人参差不齐,辈分跨了不知道多少,其中最大的就是秦煜了,怕是有人叫他师叔爷都不过分。但是进来前黎煋却嘱咐他们尽量不要在外面这样称呼他。为表尊重,众人便唤他‘师兄’了。
  秦煜还不是很适应这个称呼,局促片刻才回道:“没什么。”等到他收回视线重新上路,心中却莫名安定了。
  对于他来说,裴劫的‘承诺’格外有分量,他相信他,无所保留的相信着他。
  所以当他出来后发现裴劫早已离去便格外的失落。他的兴奋、他的死里逃生、他的满腔话语,全都无人说,便从心口漏出去了。
  他想跟他说,第三r.ì的时候自己走丢了,一个人撑到了最后。其实他是有些害怕的,但最终坚持了下来。
  他想说一想到他在外面看着,自己便好像有用不完的勇气。
  他想说有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叫他的名字,让他来救自己,但最终都忍住了,继续往前走。
  他想说很多,可是面对着的却是正在为其他弟子疗伤的黎煋,以及讪讪而笑的洛yá-ng。
  洛yá-ng挠着头说:“小师叔,十三师兄出事了,九师兄去救他了……”
  流云宫已经掉出来不少弟子了,有几个受了不轻的伤,黎煋虽然一直关注着他,但现在也分不出太多心神。
  这几r.ì,他跟裴劫一直都在关注着天镜里面的情况,尤其是他要照看几乎所有人,并未合眼过。
  而当洛yá-ng狼狈的向他们求助的时候,裴劫想也没想就走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不是不管秦煜了,有黎煋在并不会出什么事情。何况他让洛yá-ng也留下了,休整疗伤,顺便专门看着秦煜。
  但大家心中都有些忐忑担忧——他们的小师叔神色暗淡,原本的激情退却,又冷又沉默。
  洛yá-ng又说:“十三师兄他……我没有办法了,流云宫离得太远了,我本来是来找二师兄的……”
  他当然知道最近在碧海潮生阁举行天镜历,他逃出来,往南行上不到一个时辰就能见到黎煋。只是意外惊喜的发现,裴劫也在。
  他话都没说完,裴劫便动身前去鬼界了。
  见他不说话,洛yá-ng小声问:“小师叔,你有没有受伤?我给你疗伤吧?”
  秦煜摇了摇头。依旧抿着唇一语不发。
  于是洛yá-ng又问:“那要不要去休息一下?你一定很累吧?”
  秦煜又摇了摇头。
  洛yá-ng继续问:“那,那我们去看看碧海潮生阁吧?想必先前你只顾着准备天镜历了,还没有好好看看这里吧?”
  “是裴九告诉你的吗?”秦煜终于开口了。
  可洛yá-ng视线飘忽,神色尴尬,显然是心虚。他也知道自己瞒不住,便诚实的回道:“不、不是。”他猜得。
  秦煜便又沉默了。他垂着头,纤长浓密的眼睫完美的盖住了神色,只留下发白的脸颊,没有别的颜色。
  众人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宽慰他了,一筹莫展,气氛是诡异的默然。
  谁料,这样的安静却是由秦煜自己打破的。他轻轻开口,语声有些低,还有些缓:“十三他,很危险吧。裴九去了,他一定会没事的吧。”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