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文 >

我渣过的对象都偏执了[快穿] 作者:琼玖谦(三)

时间:2020-10-08 09:24 标签: 系统 快穿 爽文 复仇虐渣
播了一些死亡之海出现了一朵对水系灵根增长修为有特殊效用的消息,姜堰真人便被引开了,而自己虽然不是姜堰真人的对手,但破除她设下的屏障,还是不在话下的,甚至比她想象中的要简单的多。 她出入如过无人之境,若不是她实在等不及想要将白颂立刻带回来,她
播了一些死亡之海出现了一朵对水系灵根增长修为有特殊效用的消息,姜堰真人便被引开了,而自己虽然不是姜堰真人的对手,但破除她设下的屏障,还是不在话下的,甚至比她想象中的要简单的多。
  她出入如过无人之境,若不是她实在等不及想要将白颂立刻带回来,她都要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个陷阱,犹豫着不敢跳下去了。
  不过冒险还是值得的,白颂的人不是已经在她手上了吗。
  看着已经变成单灵根,修为直线上升,堪称一r.ì千里的白颂,楚娆眼底闪过幽暗深沉的光。
  自己在魔界用命厮杀的时候,她被姜堰真人当做宝贝似的呵护,自己在被魔气侵体筋脉俱断痛苦不堪生不如死的时候,她用着姜堰真人给的逆天资源,将修为堆砌到了旁人艳羡不来的高度,自己在午夜梦回咬牙切齿念念不忘她的绝情的时候,她跟姜堰真人——
  楚娆不能再想下去,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剑,直接杀了对方,让对方灵魂湮灭,再无转世投胎的机会。
  在白颂醒来之前,楚娆就一直想着,白颂醒来之后看到自己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震惊,害怕,还是——别的?
  可真等白颂醒来,楚娆发现,她的情绪不重要,而自己,才是心情最为复杂的那一个。
  看到楚娆,白颂的内心被惊喜所充斥,毕竟那次他动手之后,就一直忧心楚娆的伤势,生怕她真出事。但很快,她就意识到对方的表情不太对。
  她看着楚娆眉心妖异的花纹,竟然有一种诡异的心跳加速和恐慌感,看的久了就像是心神都被摄住似的,急忙移开了视线,此刻那双漆黑犹如深渊的双眸中,也满是冰冷的戏谑。
  她活着,但她来找自己了!
  当初的白颂动手之后是要自杀的,根本没想过会和楚娆重逢。
  为了让楚娆彻底断情绝爱,得道升仙,她将爱情贬的一文不值,甚至还暗搓搓警告楚娆,喜欢你的都只是为了征服你,玩弄你,以防楚娆在无情道的路上分心。
  现在——呵呵,天道好轮回,报应不爽。
  楚娆来找自己复仇了。
  窥见楚娆眼底的冰霜,白颂就知道对方决计不会放过自己。
  她要坦白,要告诉楚娆,她虽然是故意的,但事出有因,她是为了楚娆好。
  楚娆修炼的是无情道,本就是要断情绝爱的,之前也有大能和她走的路数完全一样,人家就把自己修成了一把无情无爱的灵剑,得以飞升。
  j-i汤有,毒j-i汤更有。
  更多的还是飞升失败的例子。
  不少大能摒弃不了私欲,即便只是一丝一缕,但也得不到天道的认可,在最后渡劫的时候被天雷毫不留情直接劈死,身死道消,□□化为飞烟,灵魂消灭于自然。
  楚娆不在乎,但白颂怕呀。
  她刷个好感度,把任务对象刷死了,回去可是要扣奖金的,所以白颂就想了这么个帮她断情绝爱的法子。
  白颂脑子里的求生意志虽然很强,但她还是踌躇了一下,不敢确定告诉楚娆之后,她以后还怎么修无情剑道。
  系统幽幽道:“不用担心了。”
  每当系统这时候开麦,都没什么好消息,白颂瞪圆了眼睛,心里尤其没底。
  系统解释道:“她身上的魔气这么浓郁,你感受不到吗?”
  系统叹气:“她入魔了,修炼方式跟之前大不一样,不管有没有感情,都极有可能被天道劈死的,毕竟魔修暴虐狠厉,残酷无情,实力越强盛的魔修,手上沾染的鲜血和因果越多,天道根本不允许其飞升。”
  白颂:“!”入魔?怎么会入魔!
  这跟她当初的想法完全南辕北辙。
  白颂脸色顿时煞白一片,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
  熟悉的j.īng_致面容,甚至就连表情都一模一样,但给人的感觉却真的判若两人。
  白颂刚才就感受到了不适,她以为是楚娆释放的怒气和威压,以为是楚娆的恨意,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她现在体内的都是魔气。
  自己的体内都是灵气,当然会本能抗拒魔气。
  楚娆看着她表情变幻莫测,眼底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她陡然出手,一把掐住白颂的脖子,眼帘低垂,看着对方哽着呼吸憋得满脸通红,眼眸中满是痛苦的模样,眼眸的笑意逐渐扩大,声音带着丝丝戏谑的凉意:“白颂,我回来了,专程从地狱爬回来找你的。”
  白颂:“!”吓得心脏骤停。
  她喘不上气,大脑缺氧,几乎死掉。
  双腿使劲乱瞪乱踹,双脚扒拉着楚娆的手,但犹如浮游撼大树。
  眼前逐渐模糊,白颂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声音也越来越细弱:“系、系统,给我个BUFF,让我开口说话,我,我要告诉她真相。”
  系统无能为力:“我已经被切断了和总公司的联系,给不了BUFF,而且——”它顿了顿,犹豫着该说还是不该说。
  白颂都哭不出来了,她双脚猛地一蹬,身子彻底失去了控制,眼睛一翻,只残留了一点意识:“都、都这时候了,你、你还、还犹豫什么。”
  系统赶忙道:“楚娆正在盛怒中,你就算现在说了她也不信,只会当是你找的借口,你如果想少受点折磨的话,尽可能顺从她。”
  “那、那她想干什么呀?”
  “折磨你。”
  “……”
  “不需要真痛苦,表现出来很痛苦就行了。”
  “……”不用表现出来,这段数据的手段,每次都是真的很痛苦啊。
  白颂微微仰着头,痛苦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楚娆回看她的视线冰冷无情,又满含轻蔑和嘲讽,甚至还带着嫌恶,就好像在看垃圾似的。
  她逐渐放松了力道,指腹摩挲着白颂的嘴角,唇角轻勾:“你还记得我?”我以为,我以为我只是你生命中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我以为对你而言我不过是一个玩玩就扔的玩具,没想到我竟然还能在你的心上提名,让你的脑子为我留一块地方。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