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文 >

如果我是白月光ABO 作者:九鲸是为

时间:2020-09-30 16:23 标签: 重生 先婚后爱
文案: 渣攻贱受伪骨科(高亮伪)弃文真的不用通知作者 攻受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谢谢 求你们看避雷 李菘蓝重生了,变成了他丈夫的白月光。 前世因为99%的信息素匹配度,顾上柏不爱李菘蓝,却不得不被他吸引,从而和65%匹配度的白月光被木奉打鸳鸯。 可是这一
  文案:
  渣攻贱受伪骨科(高亮伪)弃文真的不用通知作者 攻受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谢谢 求你们看避雷
  李菘蓝重生了,变成了他丈夫的白月光。
  前世因为99%的信息素匹配度,顾上柏不爱李菘蓝,却不得不被他吸引,从而和65%匹配度的白月光被木奉打鸳鸯。
  可是这一生,李菘蓝和顾上柏只剩下了65%的信息素匹配度,顾上柏仍然没逃得过李菘蓝的手掌心。
  李菘蓝:莫挨老子,老子跟你只有65%的匹配度,老子对你没感觉了。
  顾上柏:怎么回事?这好像不是匹配度的x_ing张力?难道……这是爱情?
  原来,65%的匹配度不是问题,有问题只是因为不够爱。
  这一次他们在一起,不因为99%,只因为心脏跳动的声音。
  -
  AO文,有生子但只是为了满足情节;
  伪骨科;
  渣攻贱受无三观;
  应该有点狗血,暗搓搓的先婚后爱攻真香;
  第一次写ABO有些设定可能不太合乎逻辑 大家可以帮我找找BUG 设定有私设;
  就是一个很扯的想满足自己写ABO欲望的文,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
    标签:重生 ABO 先婚后爱 HE
 
第1章 葬礼
  云层之上,闪电一闪而过,照亮整个机舱。
  经过的空姐小声提醒着李菘蓝拉下窗格,放下小桌板,飞机即将下降。桌板上的报纸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他冷眼看着,空姐蹲下去将报纸捡起来:“先生,还需要吗?”
  李菘蓝这时才醒过神,冲着空姐轻轻颔首,语气平淡:“谢谢。”
  重新被李菘蓝接过来的报纸又是那一页正面朝上,照片几乎占了半张报纸的男人目不斜视,冷静的看着镜头,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他穿着白色西装,唇角微微往上翘,却看不出笑意,五官是凌厉的,却偏偏被一双带着雾气的狐狸眼压下去几分男x_ing的特征,完美的将柔和与yá-ng刚柔糅合在了一起。
  很帅气的男人,只可惜报纸的标题打的却是与他的葬礼相关。
  他死了。
  死于半月之前,现在才举办葬礼。
  李菘蓝此次从遥远的大洋彼岸回来,也是来参加他的葬礼的。
  飞机轰隆一声落了地,机舱的灯光唰的一下亮起来,李菘蓝解开安全带起身,报纸被他放在位置上。
  他没带行李,两手空空的往出口走,吵嚷声被商务舱和普通舱的帘子隔绝在另一边,空姐送走李菘蓝,顺手去捡那张报纸,折叠之前扫了一眼标题——
  “顾氏总裁夫人李菘蓝故去,葬礼定为本月十九。”
  李菘蓝本以为顾上柏会来接自己,毕竟以往每一次都是如此。
  但他出了机场只看到举着自己名字的小陈,反倒松了口气。不必与顾上柏周旋,于是他转身就走,根本没搭理在外面等得着急的小陈。
  他随便找了一个不属于顾家的酒店住下,前台一边懒散的在电脑上输入李菘蓝的身份证号,一边说:“顾先生,劳烦你蹲一点,人脸核对照不到你的脸。”
  李菘蓝蹲了蹲,小屏幕上显示出一排字来——
  顾yá-ng起,核对成功。
  酒店进门的地方就是一面镜子,李菘蓝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在见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有了一丝裂纹,他盯着镜子里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看了很久,突然拿起身边的一个摆件往镜子上狠狠砸去。
  “哐当”一声,碎片呲了一地,李菘蓝踩着碎片往里走。
  他伸出手,连手都是陌生的。
  李菘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顾yá-ng起,顾氏的小少爷——也是顾氏总裁顾上柏最疼爱的弟弟。
  他对那一天唯一的记忆还停留在刀片和弥漫的血雾之中,他用一把刀狠狠地扎入了顾yá-ng起的小腹,顾yá-ng起手里的刀片则刺入了他最脆弱的后颈腺体,那一瞬间李菘蓝闻到了自己身上非常微弱的信息素的味道——
  顾上柏不止一次明确表示过不喜的,朽木的味道。被雨淋过整整数月腐朽的木头味。
  李菘蓝常年打抑制剂来遮挡这股味道,他自己也很厌恶。
  那味道说不上好闻,甚至是难闻的,令人作呕的。
  在晕倒之前李菘蓝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顾yá-ng起倒在地上冲他轻轻的笑,苍白的面容上有着最为冰冷的厌恶之意。
  那时李菘蓝觉得就这么死了也挺不错,至少不用再受信息素匹配度的驱使,抵死纠缠顾上柏。
  但愿他的来世可以活得更像人一点。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却变成了顾yá-ng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少爷。
  而李菘蓝,他自己,却已经成了一堆枯骨。
  如果不是因为那以往的二十几年,每一刻都刻骨铭心的话,李菘蓝几乎要以为所谓的李菘蓝的人生,只是他做过的一个很长的梦了。
  但事实如此,他不是在做梦,更没有任何科学可以解释,他就是重生了,而且重生在了顾yá-ng起的身体里。
  李菘蓝也在想,不知道顾yá-ng起去了哪里?
  顾上柏的电话姗姗来迟,看到屏幕显示的瞬间李菘蓝的手轻轻一抖,他想着接电话该怎么面对顾上柏,但很快意识到自己此刻不是李菘蓝。
  “小起。”
  顾上柏略显低沉的嗓音响起来:“下飞机了?”
  “嗯。”李菘蓝难免心惊胆战,但隔着手机尚足以沉着应对,“我住在酒店。”
  “怎么不回家?”顾上柏道,“还住在那么破的一个小酒店?”
  “……”李菘蓝舔了舔嘴唇,知道顾上柏已经查了他,便说,“不想回。”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