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文 >

穿书操作实例——何书

时间:2021-01-21 11:10 标签: 何书 穿书操作实例
《穿书操作实例》作者:何书文案:林湛穿书成为书中那个不是在作死就是在作死路上总是给总裁哥哥、以及主角团使绊子,一心要搞掉总裁成为新任总裁的炮灰弟弟。不像其他穿书者,穿书后了解全本走向,不错
   《穿书操作实例》作者:何书
  文案:
  林湛穿书成为书中那个不是在作死就是在作死路上总是给总裁哥哥、以及主角团使绊子,一心要搞掉总裁成为新任总裁的炮灰弟弟。
  不像其他穿书者,穿书后了解全本走向,不错过任何细节,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不是抱得美人归就是抱得美男归,事业爱情双丰收,林湛悲催地只有几条信息,反正就是原主在25岁各种作死搞事情,把自己作死了……
  林湛看到这些信息只想说,当个二世祖他不开心吗?
  不用当社畜每天加班到深夜就有钱花他不香吗?
  拿着钱买买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爽吗!?何必走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林湛:为了活下去,我会做一个乖乖的弟弟,不给各位使绊子,不抢你们的女人或者男人,有多少钱花多少钱,不眼馋所谓的总裁之位,不找总裁妹妹两口子的茬。
  总裁:我这么乖这么可爱的弟弟,你们这些野男人都离他远一点。
  林湛:?
  入坑必读提醒*不看被雷概不负责
  ★CP是总裁,没有血缘关系,文中有解释。
  ★不想看主角受气憋屈挨打被排挤的情节可直接跳过前8章或弃文,尽量别勉强自己入坑,心疼原主的麻烦也不要进坑,去找点原主奋起的文看,这是穿书文,不同设定的文,在本文心疼坏事做尽的原主根本没意义,没意义!放过我!
  ☆逐渐万人迷式主角(前8章不迷人不讨喜,是真的不讨喜,作者还写了他被原女主打,被原男主朋友欺负,还一脸无所谓的剧情,都是故意这么安排的,总之在一些读者眼里就很窝囊废很怂!没办法接受主角被这么设定,觉得雷的别入坑!别入坑!也不要有好奇心,文笔粗糙的作者写出来的可能比排雷提示更雷人,不要抱有期待!求求你们了,你的雷点可能是作者的爽点,强看的文不香,别入坑。)
  ★先肾后爱,对爱情纯度要求比较高的不建议入坑。
  ☆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作者文笔粗糙一般,写得菜脾气烂,剧情安排随心所欲,入坑有风险,尽量别入坑,不要给作者骗你钱还影响你心情的机会,不然伤心又伤钱,最好看了排雷直接点x,弃文不必告知。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湛┃配角:除林湛外的人皆配角┃其它:接档文《小可爱上线了》
  一句话简介:只要我够怂,我就能活到最后。
  立意:做一个正直不违法犯罪的好孩子
作品简评:
没人权的社畜林湛因为连续加班猝死工作台,一朝穿书,成为了书中不停作死的反派配角,然而反派配角结局凄惨,为了拧转命运,林湛决定夹起尾巴过日子,绝不像原主那样疯狂招惹主角团,简简单单做一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不开心吗?<br>不用当社畜每天加班到深夜就有钱花他不香吗?
这就是一个苦哈哈的工作党穿书后经历的酸甜苦辣,也从这里收获了爱情和友情,且看他是如何扭转命运,突然过上优渥生活后又有什么表现,如何与主角们和睦相处的轻松狗血文,点击就看不一样的穿书。
 
 
第1章 一个噩梦
  “林湛!项目死线提前,这个周六来加班!”
  “什么?”
  “周日也必须加班!”上司那张大脸越凑越近,“对了,从下周开始你干脆住在公司吧,不做完这个项目不许回家。”
  “不要,不要啊!”
  林湛一下子从加班地狱的噩梦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好端端躺在舒适无比的大床上。他惊魂未定,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呼出一口气,按下床头灯,看着还不熟悉的天花板发起呆。
  他现在住的房子比他上辈子住的好太多太多,空间大的像是从前三个卧室那么大,装饰奢华,高床软枕。按理说应该很舒服才对。
  但他暂时没办法高兴起来,一是,他在这个世界才上高三,要重新体验一次高考,二是,脑内所获得的信息告诉他这是个虚幻的书中世界,并不是他从前生活的现实世界。
  他在现实世界通宵加班三天三夜,终于做完了设计,觉得可以好好休息了,想着先在桌子上趴一下,结果一觉起来就到了这里。
  大概是过劳死吧。
  虽然是书中的世界,但他没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只知道自己在这本书里的结局很不好,做了不法之事,然后被判了死刑,他刚刚做的噩梦,除了加班外,还有关于死刑的画面,很碎片式的,像是亲身经历了一番似的,让他冒了一脑门汗。
  还好只是梦。
  醒了后,林湛再也睡不着,睁眼到天亮,吃了早餐,和这个世界的母亲打声招呼,乘坐私家车去学校。
  他来这个世界一周,但有三四天都在养身体,上学也就这两天才恢复,虽然和班里的同学还没有怎么交流,但他微妙地感觉到,似乎人人都怕他,不论是下课走在操场上,还是中午去餐厅用餐,人们自动在他的周围空出一块来,眼神躲躲闪闪,似乎不敢和他对视。
  恢复上学第三天,林湛还是没习惯大家这么躲着他。看来以前书中的“林湛”很享受这种别人对自己的畏惧,但是林湛觉得别人更像是在躲蟑螂。毕竟这所学校里家世优越的同学并不少,“林湛”这么张扬,不知道暗里有多少人早看他不顺眼了。
  不过幸好现在林湛还是个高中生,还有机会挽救自己的性命!
  一定可以的!
  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因为走神,端着餐盘的林湛手肘撞上了旁边的一个男生,一个震动,他餐盘上的勺子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旁边的男生身高不高,看胸牌是个高一学生,一看到林湛的脸,下意识往后退半步:“学……学长!”
  林湛说:“不好意……”
  他话还没说完。那个小男生慌慌张张捡起勺子,大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啊……啊……我,我去洗勺子!”
  林湛注意到,旁边好几个学生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似乎想看他怎么教训这个小男生。
  他心里叹了口气,只不过是碰掉了勺子,居然把学弟吓成这样。
  “林湛”的名声是有多差啊!
  他接过勺子,微笑着对小男生说:“不用了,是我不小心撞到你,我自己洗,你去用餐吧。”
  林湛说完就离开了,放下餐盘去洗手台洗了洗勺子。
  只留下那个高一男生一脸茫然,似乎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轻易逃过一劫。更多是茫然和无措,他担心是不是对方搞得什么恶作剧,毕竟不少同学都被他很过分的捉弄过,连年级第一他都打,上周还把人家的手臂弄脱臼了……就有点担心。
  上午一切正常,吃过饭就回教室自习,住校的可以回宿舍午休,但因为是高三党,基本吃过饭都直接回教室继续学习了。林湛毕业好多年,重看高三的课本,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好多都扔回老师那了,当然也有刚穿过来的缘故,他看不进去,学的很烦躁,最后起身去了洗手间。
  他站在洗手间的隔间里,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仿佛把心里的烦躁和郁气也都尽数吐了出来。
  还没抽两口,隔间的门被人敲了敲,像是和他很熟的人,知道他来了厕所,在外面叫他的名字。
  “林湛,林湛,怎么回事啊,一个人享受,也不叫我们,你怎么了,这两天在学校也不理我们,不会是你生病我们没去看你,生我们的气?你不是不爱我们去你家吗?”
  林湛把烟按灭扔到厕所里冲走后打开门,看向两人。
  这俩人他不认识,但应该是原主熟悉的人。
  站在林湛旁边的刘昭直接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给我一根。”
  另外一个也搓着手要烟。
  林湛是成年人,抽根烟无所谓,面对两个高中生问他要烟,当然不可能给,直接拒绝。
  “别想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刘昭看林湛态度坚决,知道没戏,摸摸鼻子说:“小气,还能有什么事,你不是看那个年级第一不顺眼吗,怎么样,今天要去找他麻烦吗?”语气像是他们经常找年级第一的麻烦。
  王亚琦期待地看着林湛,以为对方会点点头,然后带着他们去捉弄那个赵霈,就算不找赵霈,干点其他坏事也可以,比如逃课出去玩,这种事他们经常干。
  林湛闻言皱起眉头。他在心里把原书里的“林湛”又骂了一遍。
  他扫一眼刘昭,又看看王亚琦,直白地说:“以后这种事情不用叫我了,没意思,都高三了,还天天想着怎么欺负同学,你们觉得这样有意思?我腻了。”刘昭和王亚琦穿着不俗,虽然都是休闲装,但都是牌子货,饰品也都是潮牌,估计家里跟原主一样不一般才这么肆无忌惮。林湛说完觉得有点生硬,灵机一动,语气顿了顿说,“你们也知道我前段时间生病了,好几天都昏昏沉沉的,后来我妈去一位大师那儿给我算了一卦,说是我作孽太深才导致的身体变差,要想身体健康无病无灾,以后得多做好事,我要是没生病,这种事肯定是不相信的,但自从大师给我算完,又给了一副药,立马就好了,你们根本不知道我那次生病有多痛苦,不相信也得信了。”最后这几句完全是不想再和这俩人同流合污胡诌的,其实有时候少年人反倒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有一种敬畏感,半信半疑,也更能理解。
  果然,林湛用半真半假地语气说完,刘昭和王亚琦都嗯了一声,当然,表情还有点无奈,毕竟之前做什么都一起,现在小伙伴忽然要换风格了,很是不习惯。
  “那好吧,这种事也说不准,我奶奶信佛,我爸说我们家能富起来,和我奶奶信佛有很大的关系。”刘昭理解地耸耸肩。
  三人一起往外走,路上王亚琦回过味来,颇有些没办法接受。
  “什么意思啊,难道以后湛哥都不跟我们一块搞事情了?”
  林湛语重心长地说:“我们本来就做的不对,仗着人多打人有什么意思,人家也没招惹我们,要做就做点大事,好事,让人知道了能发自肺腑地说一声牛掰,而不是因为我们揍人家,揍的他们怕我们,不得已才附和我们——”
  俩人被林湛说得迷迷瞪瞪,脑袋转不过来弯,只觉得林湛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三人出了厕所渐行渐远,并不知道里面还有一个人,把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了去。
  正是上次被他们弄的手臂脱臼的年级第一。
  林湛在九班,刘昭和王亚琦在十班,把这俩人哄走,林湛回到班里,坐在椅子上舒出一口气。
  其实有时候同龄人之间更好说话,也更容易在某件事上达成共鸣,孩子可能对父母所谓的人生建议嫌烦,听不进去,但若是有一个积极向上的同龄人在旁边加以引导,点拨,反倒比父母的话更能让他们接受。
  林湛想,没准他真的能说服这两个混球,从此跟他一起满满正能量。
  搞什么校园暴力,大家相亲相爱不好吗?
  还是苦恼苦恼学习吧,上辈子上学看书看吐,毕业又是没有一点休息时间的社畜,死后来到这个世界还穿成了高三党,简直不让人活。
  好在也是正经本科毕业,学习上一开始有些艰难,努力啃啃书多多少少也能恢复一点,但想要有个好成绩也不可能一两天,或者一两个月就有效果,但这点进步足以让常常考试不及格的他刷新旁人的认知。
  毕竟从前的林湛对学习一点不感兴趣,只知道惹是生非,让老师头疼,让同学恐惧,别说及格,离及格少说每一门都差十万八千里。
  但现在分数竟然比往常好太多太多……虽然除了英语,其他依旧没及格……但对比从前,变化还是很明显的。
  别人觉得林湛进步很大,林湛自己觉得学习好吃力,完全是吃脑海里的一些高三老本,还是那种忘得差不多的,内心仍然抗拒重回高三。
  好在书中的高三党没有现实里那么拼命,遇到假期还是照常过的,国庆假期来临后,林湛觉得可以趁机喘息一番,上学太苦了。
  虽然他进入社会开始上班后,也时常觉得人生很苦,只是高三的苦和进入社会后的苦是两种不同的感觉罢了。
  但都一样让人难熬。
  假期第一天,林湛睡了个懒觉,爬起来拿着课本下楼吃饭。
  林湛的母亲林傲涓坐在客厅,看到儿子睡醒了,迎过去,和他说话。
  “醒了,去餐桌坐着,阿姨一会儿把吃的端上去,怎么还拿着书,看不进去就别看了,先吃饭吧。”了解儿子学习情况的林傲涓劝他别看了,生怕他累到眼睛。
  林湛是那种心里虽然渴望当个不问世事,只知享乐的二世祖,但又没办法坦然地接受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还是想努努力,要是努力还是没啥结果,也算付出过,这样享乐起来可能没那么重的负罪感。
  “没事,吃饭不耽误复习。”林湛坐在餐桌前,早餐一一端上来,他边吃边看,眉头还轻轻皱着。
  林傲涓虽然欣慰儿子开始努力学习了,但想到现在已经步入高三,头两年都没打好基础,高三努力的话,应该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就格外心疼儿子。
  “怎么忽然这么努力了。”
  林湛状似随意地回答道:“忽然觉得连个大学都考不上也太丢人了。”
  “你想上大学很容易啊,又不是只有考试才能上。”
  “?”作为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普通阶层,林湛带着一点点茫然的问道,“怎么上?”
  “捐栋楼呗。”
  “……”
 
 
第2章 老宅家宴
  林湛穿过来后看林家这个家庭条件就知道蛮有钱的,但没想到林傲涓随随便便就是捐栋楼呗。
  这么有钱吗?
  林湛忍不住道:“咱家有这么多钱捐吗?”他对这个世界的信息了解的非常少,大概也就仅限于知道男女主是谁,然后得罪了最不能得罪的人,女主的哥哥,也就是林家的霸道总裁林澜,准确的说不算是得罪,是他自己不自量力想要谋害人家。
  总之厉害的主角团,他似乎都招惹过,反正就很复杂,信息模模糊糊的,他暂时也搞不明白。
  有些信息是他一醒来就储存在他脑海里的,有些则没有。

  林傲涓说:“我捐栋楼的钱没有,但可以让你舅舅给你捐嘛。”语气理所当然。
  林湛一听是舅舅,颇有些不相信林傲涓的话,又不是直系亲属,人家凭什么用巨额财产帮助外甥上学啊?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