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文 >

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系辞上

时间:2021-01-21 11:10 标签: 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 系辞上
《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作者:系辞上文案:沈桥和穿书了,穿成了书里不得好死的大反派。书里面,原主因为讥讽、控制、打压、羞辱主角攻秦洛宁,同时抢走了秦洛宁父母留给他的遗产。最后被归来的秦洛宁疯
   《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作者:系辞上
  文案:
  沈桥和穿书了,穿成了书里不得好死的大反派。
  书里面,原主因为讥讽、控制、打压、羞辱主角攻秦洛宁,同时抢走了秦洛宁父母留给他的遗产。最后被归来的秦洛宁疯狂报复,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沈桥和穿过去的时候,正好遇上原主被秦洛宁发现偷了他的内.裤diy,而被砸了一脑袋的剧情点。
  紧接着,秦洛宁就会彻底逃出秦家,开始开挂人生。
  沈桥和:......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于是,沈桥和反其道而行之,先是孤立男主,打压男主,然后公开抢了男主家产。
  没想到作到最后,一手被他拉拔长大的疯狗男主不惜千辛万苦把他抓回来,却没按照原剧本手撕了他,反而把他压倒在墙角:“叔叔,我在这里,你还想去哪儿?”
  ·
  秦洛宁有个很讨厌的人,他满口谎话,自称是自己的叔叔。他曾讥讽他、控制他、打压他、羞辱他,甚至还抢走了父母留给他的遗产。
  可偏偏也是这个男人,在他父母双亡的车祸现场,撑一把伞为他遮住风雨,向他伸出手说来带他回家。
  也是这个男人,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忍着伤通宵达旦地满城找他,把他背回了家。
  他折辱他如棘草,又将他从泥潭拉出深渊。
  到最后,秦洛宁心甘情愿跳进阴险狡诈的男人织好的网,终于如愿以偿将人握在掌心。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桥和;秦洛宁 ┃ 配角:作者专栏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然后男主对我死心塌地
  立意:帮助他人,同时改变自己,一起经历挫折,一起成长!
 
 
第1章 监护人
  屋内没有点灯,月光暗淡。
  沈桥和静默地在椅子上靠了好一会儿,期间抽了两根烟。
  管家在外头敲了好几次门。
  “先生,您醒了吗?”
  “先生,晚饭已经好了,您要下来吃吗?”
  外面的声音显得十分克制,像是生怕会惹怒门内的男人。
  沈桥和突出一口烟圈,在黑暗中飘然像坨雾。
  看着陌生的房间,他不得不接受,自己是真的穿书了这个事实。
  几个小时前,沈桥和是被痛醒的。
  他天生痛觉神经发达,脑袋上的疼痛差点没把他刺得再晕过去。
  敲门声突然停止,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沈桥和走到门前,听见外头传来刻意压低的说话声:“不好了齐叔,小少爷房间里没动静了。”
  听见这话,管家还来不及跨出一步,沈桥和一下甩开门,先他们一步走向秦洛宁的房间。
  沈桥和穿的这本书的主角攻秦洛宁,早期是个父母双亡的小可怜。在父母为他过十岁生日那年一家三口出了车祸,最后只有他活下来了。身为无父无母的家族集团继承人,年幼的秦洛宁就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
  秦家内部的情况比较复杂,在秦老太爷那一辈膝下有两个孩子。大儿子秦晟相当优秀,理所应当地接手了家族企业。而小儿子秦炆从小就不学无术,年轻的时候做了太多伤秦老太爷心的事情,甚至为了一个女人父子反目成仇。秦老太爷一怒之下把秦炆逐出了秦家。
  之前秦老太爷去世,秦炆又跑回来和他哥争财产,最后当然没争过。只是眼下秦晟夫妇都死了,秦家就剩秦洛宁一根独苗,秦炆和一群居心不良杂七杂八的亲戚等着扑上来喝血吃肉。
  为了以防这种情况发生,秦洛宁的父亲秦晟早就做了准备,把秦氏集团和秦洛宁交给了原主看管。原主手握着秦洛宁的监护权,把持着秦氏集团。
  可惜秦晟信错了人,原主不仅图谋秦家的财产,还心理扭曲,动不动对秦洛宁非打即骂。把人关进黑屋里饿个两三天也是常事。并且,他还有点特殊癖好,其中一个令沈桥和印章深刻的情节,就是原主拿着秦洛宁的内裤进行diy。被秦洛宁撞见抄起花瓶砸了人。
  这一砸就把在现实中死去的沈桥和给砸了过来。
  沈桥和花了一个下午才消化他真的穿书这件事,而且很不凑巧,他刚好穿到秦洛宁和原主矛盾激化到无法调和的时候。
  脑袋上还缠着绷带,伤口没好透。痛苦刺激着沈桥和的神经。
  当然,比这痛苦更刺激的是书里原主的结局。
  在这段剧情发生后不久,不堪折磨的秦洛宁孤注一掷捅了沈桥和一刀后逃出了秦家。原来他的母亲是A城谢家小时候被拐卖的女儿,在外流亡的秦洛宁被谢家人找了回去。
  谢家是比秦家更厉害的存在,在谢家的扶持下,秦洛宁一路开挂,最终重返景城,将从前对不起他的人全部收拾了一遍。首当其冲的就是沈桥和这个不折不扣的反派。
  原书里,在秦洛宁跑后,沈桥和因为被人骗了,投了一个血本无归的项目。秦氏的钱全部被套牢在里面,很快出现了严重的危机。
  最后沈桥和因为非法集资被人举报,去牢里蹲了几年。因为沈桥和长得好看,回到谢家的男主差人特意照拂,以至于那几年沈桥和在牢里没少受“优待”。
  出狱后沈桥和因为迫切的想要东山再起,又被男主设局骗去投资,搞的血本无归欠了一屁股债,天天都有高利贷挥棍舞棒找上门。最后被人扔进鸭店染上了毒.瘾,过了一段畜生不如的生活,最后在一次毒.瘾发作的时候爬上天台,坠楼摔成肉酱。
  想到那自己面黄肌瘦最后摔成一滩肉泥的样,沈桥和就一个哆嗦。
  太刺激了。
  他真的承受不来。
  占着腿长的优势,秦洛宁在前面大步流星地走。管家和刘妈在后面焦急地追着:“先生,先生。”
  一直守在门口的阿丁看见来的是沈桥和也是面色一变:“沈先生。”
  沈桥和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低声问道:“钥匙呢?”
  每个房间都有备用钥匙。
  阿丁诺诺道:“钥匙不见了。”
  不用猜,肯定是秦洛宁干的。
  刘妈跑上前:“先生,我们报警吧。”
  现在等警察来哪里来得及,沈桥和厉声斥道:“退开!”
  他长相温润,但是可能是刚抽过烟的缘故,嗓音有些低哑,透着不容侵犯的威严。况且这宅子里的人多多少少见过他发疯的一面,一下子畏惧地不敢上前。
  沈桥和后退两步,抬起长腿借了两步力哐当一下把门踹开了。
  屋内没有开灯,只有浴室漏出一点灯光,沈桥和走到浴室门前,听见了微弱的水声。
  浴室门也被上了锁,只是锁上刚好插着钥匙。
  他扭开,看清里面的场景。
  沈桥和走过去,伸出手一把将把自己埋进浴缸水里的秦洛宁的脑袋拽了出来。
  管家刘妈等人追进来,焦急地说:“先生你别生气,放过小少爷吧,小少爷都好几天没吃饭了。”刘妈的声音已经带了些哽咽。
  这群人,还以为他是来找秦洛宁秋后算账的。难怪刚刚宁愿报警也不愿意他插手。不过也怨不得他人,实在是原身造孽太多。
  依照原身的脾气,秦洛宁砸了他,不知道要还回去多少倍的折磨,把人打一顿关几天都算轻的。
  在秦洛宁和他动手前,沈桥和已经因为他发现秦洛宁和秦家那群亲戚联系,而把他关起来饿了两天了。
  秦洛宁猛烈的咳嗽几声,眼睛还闭着,可能是大脑缺氧所以意识不大清醒。
  沈桥和拿起挂在一旁的浴巾,把人裹住抱出浴室。
  门外的管家佣人们看到这一幕,先是面面相觑,而后跟着回到房间里。生怕沈桥和待会发起疯来,真把秦洛宁给打死了。
  沈桥和将人抱躺在床上,想起刚刚把人抱起来的触感:
  太瘦了。
  已经十三岁的孩子,瘦瘦小小看起来还不到十一岁。
  沈桥和吩咐道:“齐叔,把吹风机拿过来。”
  管家明显愣了一会儿,印象中,沈桥和从来没有喊过他齐叔。沈桥和一直就把他们当下人。
  “是,是。”
  齐叔愣了一会儿,还是刘妈戳了他一下才回神。
  沈桥和替秦洛宁用毛巾把身体擦干,随即将人扶着开始用吹风机给他吹头。
  嗡嗡嗡的风响声,都抵不上他现在心乱如麻。
  很显然,刚刚是一场有预谋的自杀。
  原书主要是从主角受方维的视角去写故事。对主角攻的具体事情并没有详细的说明。所以原文剧情里,也没有这一段。
  沈桥和想到刚刚秦洛宁沉在水底的一幕,到底是怎样的绝望,会把一个才十三岁的孩子逼成这样。
  吹干了头发,沈桥和把人重新扶回床上躺好。
  管家刘妈阿丁三个人看着眼前这一幕,惊诧的无法言语。
  沈桥和将被子掖好:“刘妈,麻烦你现在去做的吃的上来。”他想了想,顿了顿,“最好是粥,好消化一点。”
  刘妈愣了愣,沈先生这是在和她说话吗?
  这回换管家戳她,刘妈一时没反应过来:“先生,饭已经做好了啊。”
  沈桥和说:“我怕阿宁胃受不了,只能麻烦你另外煮点粥送上来了。”
  在场三人都懵了,刘妈清醒过来,喜悦道:“是,我这就去煮粥。”
  刘妈走后,管家和阿丁又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
  在确认沈桥和精神正常,且没有伤害秦洛宁的倾向后才几步一回头地离开。
  房间里的人都走了,就剩下他和秦洛宁。
  没一会儿,伴随着一阵起伏的咳嗽声,床上的少年逐渐醒了过来。
  秦洛宁在梦里闻到了一股雨后的栀子花的香气,味道很浅很淡,但是异常好闻。
  秦洛宁在香气中睁开眼,看清自己床头守着谁,又意识到自己身上没穿衣服,秦洛宁像只刺猬似的跳了起来,对着沈桥和展开浑身的刺。一双在水底泡的发红的眼睛凶狠地盯着他:“你在我房间做什么!”
  沈桥和说:“没什么,你好好休息,待会刘妈会上来给你送吃的。”
  秦洛宁用无比戒备的目光盯着他,眼底的恨意暴露无遗。
  临走前,沈桥和看到秦洛宁床上的湿毛巾,打算拿走。
  秦洛宁当即炸毛:“你要干嘛!你想干嘛!你别过来!”
  沈桥和还没来得及说话,胳膊就被秦洛宁咬了一口,他甩了几下把人甩开。秦洛宁警戒全开,竖起全身的刺,又开始疯狗一样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沈桥和被咬了好几处,身上抓伤挠伤,差点没忍住甩人一巴掌。最后还是外头一直守着的阿丁和管家听见动静冲进来,把两人拦开了。
  沈桥和退到一旁,被管家推到门外。
  沈桥和回头看了一眼,秦洛宁把人砰一下甩关上。
  管家小心翼翼地说:“先生,少爷年纪小,您别和他计较。”
  沈桥和点点头:“放心,我不和他计较。”
  秦洛宁现在就是一只已经被伤害的幼崽,随时对着人露出爪牙。
  都是原身造的孽。
  也怪他刚刚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怨不得秦洛宁失控。
  沈桥和回房,检查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伤口,被咬出血,直接紫了。再晚一点松口,整块肉都能下来。
  他天生痛觉神经比较发达,平常一点点疼痛就等于常人的几倍,眼下被秦洛宁咬成这样,沈桥头疼的额前直冒冷汗。
  书里的秦洛宁后期就是一条疯狗,逮人就咬。看现在,疯狗已经初现雏形了。
  敲门声响起。
  “进。”
  管家走进来,手里拿了个药盒,小心翼翼地道:“先生,您怎么样?”
  管家给沈桥和上药看见那块差点下来的肉,还有那些抓痕,心里也忍不住突突跳了一下。
  他替秦洛宁解释着:“先生,少爷不是故意的。您知道,他之前一直都很尊敬您。上回的事还有今天只是少年年纪小,不懂事......”
  眼见着管家都找不到理由为秦洛宁辩解了,沈桥和打断道:“我知道。你放心,我说了不和他计较,就不会和他计较。”
  管家看他一脸淡然的模样不像是说假,这才松了一口气,给沈桥和包扎过后,提着药箱离开。
  管家一走,沈桥和瘫坐在椅子上,努力让自己忽略胳膊上的疼痛,摁了摁有些发胀的太阳穴。
  他回忆了一下书里有关原身的情节。
  沈桥和第一次出场是在秦洛宁十岁那年。那时候秦氏夫妇为了给秦洛宁过生日,在弯道出了车祸。沈桥和接到电话,通知他去现场。
  那天下着一场瓢泼大雨,六点不到天就已经黑透了,沈桥和刚从公司会议室里出来。身上穿着西装,手里打着一把黑胶雨伞。下车的时候就看见了秦洛宁。
  现场人来人往,救护车和警车的声音此起彼伏,相机亮出来的闪光灯格外刺眼。
  秦洛宁就蹲坐在一旁,身上被大雨淋透了,目光呆滞地看着浑身是血的父母被人从撞毁的车里抬出来搬上救护车。
  沈桥和走到他身前,为他遮住滂沱的大雨,微微俯下身子,对他说:“阿宁,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沈叔叔,你爸爸的朋友。我来接你回家。”
  第一次出场,沈桥和看上去是个温柔耐心的好叔叔形象。而当时的秦洛宁也的确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后来,沈桥和带着秦晟生前的律师和合同重新上门,说是秦晟生前把集团和秦洛宁的监护权交到了他的手里。
  秦晟原本的安排主要是为了防着秦家那群亲戚,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一个信任的人,等秦洛宁长大后,沈桥和再把秦家的一切还给他。
  可惜算盘打的再好也只是算盘,沈桥和比秦家的那群亲戚还要直白还要禽兽。
  但是沈桥和也并不是一点贡献都没有,他入主集团和秦家开始,就像是只无孔不入的铁桶,不给那些想要趁机吸血瓜分财产的亲戚一点可趁之机。
  那些人发现从沈桥和这里捞不到什么好处,就开始费尽心思从秦洛宁身上下手。
  这一年来,秦家那群亲戚借着各种名头接近秦洛宁,什么叔叔、二舅、三姑......轮番上场对秦洛宁进行糖衣炮弹。

  原文中,就是因为秦家这群亲戚的挑拨,使得秦洛宁与原主的关系飞速恶化。沈桥和本来还能再装一会儿,可是秦洛宁的叛逆触怒了他。他本身有严重的心理问题,精神很不稳定,发起疯来就会打人。沈桥和第一次关秦洛宁禁闭,就是因为发现秦洛宁一直暗中和那群亲戚联系。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