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文 >

重生你不配(快穿) 作者:成翎(四)

时间:2020-10-08 09:42 标签: 重生 穿越时空 系统 快穿
牛n_ai,并且豪放地放进去了好几勺糖。 秦文熙震惊,觉得自己的咖啡哲学受到了侮辱,刚刚升起的对象自豪感,也消失殆尽,你在干什么? 陆秉行抬眸,故意嘲讽道,我的宝贝,可怜你年纪轻轻就瞎了 秦文熙哪不知道他的坏心眼,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还有
牛n_ai,并且豪放地放进去了好几勺糖。
  秦文熙震惊,觉得自己的咖啡哲学受到了侮辱,刚刚升起的对象自豪感,也消失殆尽,“你在干什么?”
  陆秉行抬眸,故意嘲讽道,“我的宝贝,可怜你年纪轻轻就瞎了……”
  秦文熙哪不知道他的坏心眼,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是。
  他气呼呼吐槽道,“加这么多牛n_ai和糖,也叫喝咖啡?”
  陆秉行瞥他一眼,不为所动,然后,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地,端起那杯一大半都是牛n_ai,且加了半斤糖的“所谓咖啡”,毫不犹豫喝了下去。
  啧,反正天才就是不喜欢苦味。
  酸、甜、辣他都可以接受,唯有苦的不行。
  “啊,好喝,真不错。”连续喝了两口后,陆秉行放下陶瓷咖啡杯,故意对着媳妇道,“你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信得过。”
  哼,秦文熙不满地鼓了鼓嘴,“赵思清同志,你这是在犯罪,我觉得我们两人中间出现了无法缝合的裂缝,我这辈子都绝对不会喝这种……”
  听完这句话,陆秉行看着宝贝媳妇,轻轻勾起嘴角。
  气鼓鼓的,好像松鼠,想rua。
  秦文熙心里一慌,直觉不会有什么好事。
  然后,他就被人直接搂到怀里,来了个绵长的舌吻,灵活的舌头扫过他嘴里每一处,淡淡的n_ai香味和甜味,夹杂着咖啡的醇厚苦香味,粗暴的侵袭而来。
  秦文熙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不过,由于某人高超的接吻技巧,他最后只能被吻得迷迷糊糊,不知所谓。
  半晌后,两人分开时,陆秉行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嘴唇,淡声道,“宝贝,你脏了……”
  秦文熙瞬时清醒过来,什么粉红旖旎心思都没了。
  只剩下目瞪口呆和无话可说,多么霸道且不讲道理的人,多么傻逼且睿智小学生的Cào作。
  他是真的脏了……
  陆秉行看着媳妇儿一脸,三观重塑的呆滞模样,越发得意道,“加n_ai加糖的咖啡,味道不错吧……”
  秦文熙捂着嘴,气呼呼地瞪他,“完全没感觉,什么也没感受到。”
  说是这样说,他眼睛却是盯着赵思清目不转睛。
  真的,赵思清这样还挺可爱有趣的,而且吻得人也很舒服,哎,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折磨人的小妖j.īng_……
  惹。
  媳妇今天很狂妄啊!
  这比刚才羞辱他不会喝咖啡,还要让人生气,涉及到男x_ing尊严问题了。
  “秦文熙同志,不要昧着良心说话,刚才被亲时,□□的人是谁,这么快就忘了,你很不老实啊!”
  秦文熙轻咳一声,偏过头默默嘀咕道,“还不是怪你这个小妖j.īng_……”
  闻言,陆秉行一脸受惊状。
  片刻后,他才为难地蹙了蹙眉,天才三观被重塑了,“你……你说什么……”
  小妖j.īng_?
  真的是一脸血,这个词是能用来堂堂人类高光和奇迹天才的吗?
  媳妇真是渣男修养越来越强了,这是电视剧和小说中,所谓的渣男必备语录吧,想当初,天才也是看过很多电视剧、小说的人啊……
  虽然大部分,都很狗血很脑残,但剧情真是该死的引诱人啊!
  “砰砰……”
  这时,外间的院门响了。
  秦文熙赶紧走过去开门,而后,陆秉行就听见他开心的声音响起。
  “冯先生,容先生?你们怎么来了?”
  陆秉行微挑眉,走到桌前,又倒了两杯咖啡。
  “思清呢?”冯先生问道。
  自从那回夜谈之后,他对赵思清的态度变得可好了。
  身为天才最大的苦恼,就是没人能够同自己j_iao流,而赵思清无疑就是能同他对谈的人,甚至……比他更优秀。
  “喝咖啡,我亲手泡的。”
  陆秉行端到二人面前,言辞直接,神色淡淡,眉眼间一点也看不出来故人重逢的欢喜。
  冯润洲生x_ing洒脱,也不在意,闻言,反而眼神一亮。
  他知道赵思清的厉害,所有领域无一不j.īng_,之前在泡茶制茶的手艺就惊为天人,想必泡咖啡的手艺也不会差。
  容宴则温和地道,“谢谢思清。”
  秦文熙颇为热情地问道,“两位先生,今r.ì怎么过来了?”
  冯润洲喝了咖啡后,心情更好,“回京后,一直忙于各种故人俗事,也想到你们这来躲躲懒啊!”
  “那敢情好,我们两每天都清闲得很。”秦文熙高兴道。
  闻言,冯先生轻笑着点点头,而后,看向赵思清,“你们现在是彻底住一起了,你家里那边知道吗?”
  顿时,秦文熙心头一跳,余光忍不住偷偷摸摸瞄了过去。
  陆秉行嘴角微勾,又喝了口刚才那加了大半杯牛n_ai的咖啡,而后,才看着颇为急切的媳妇儿道,“哦,忘记告诉你了,前几r.ì,我跟爷爷和爸妈说了跟你在一起的事。。”
  秦文熙一脸震惊,差点打翻手边的咖啡杯,慌张道,“前几r.ì,那……你……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说?”
  陆秉行恬不知耻道,“忘了,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秦文熙深呼口气。
  不气不气。
  嗯,大不了,接下来跟赵思清同志分床一个月。
  这样一来,想必他下回就知道什么该忘,什么不该忘了。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