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文 >

尘埃之花 作者:采葑采菲(四)

时间:2020-10-03 11:38 标签: 穿越时空 西幻
第174章 01 午后的王宫非常安静, 他们站在大理石雕刻环绕的走廊上,和煦的ch.unr.y-ng光洒落在门廊外嫩绿的C_o地上,新开的花朵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如果不是因为现在的局面, 这本来是一个非常适合宴会和社j_iao的季节,贵族男女们本该在y-ng光下欢笑和娱乐,
 
第174章 01
  午后的王宫非常安静, 他们站在大理石雕刻环绕的走廊上,和煦的ch.unr.ìyá-ng光洒落在门廊外嫩绿的C_ào地上,新开的花朵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如果不是因为现在的局面, 这本来是一个非常适合宴会和社j_iao的季节,贵族男女们本该在yá-ng光下欢笑和娱乐, 而不是在闭塞沉闷的议事厅内勾心斗角。
  在这样yá-ng光明媚的ch.unr.ì景光下,费切尔身边的女孩,却在大煞风景地说着关于神和王室的y-in暗历史。
  是谁告诉她的?一定是阿尔嘉, 阿尔嘉就喜欢做多余的事情,总是纠结于这些已经过去的老掉牙的历史。
  费切尔“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玛琳看起来有多么镇定, 她的内心就有多么忐忑, 但她确实非常需要取得费切尔的支持, 金色荆棘花的索罗沃奇家族, 费切尔一个人就能够代表整个神圣帕赫罗三分之二的魔法师。
  静默只有片刻, 但玛琳却觉得等待了很久。
  费切尔终于开口了:“我很不喜欢你猜测我的想法。”
  在玛琳的心提起来的一瞬间,他话音一转, 又说:“不过, 你说的景象我确实非常期待,没有什么能比把光明神殿的光明湮灭在手中更有趣了。”
  听到费切尔这种话, 玛琳简直激动得差点表情失控。
  ——他果然同意了!
  费切尔轻微地扫了玛琳一眼, 在玛琳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费切尔仔细地打量了她。
  玛琳的黑色头发已经变得很长,垂到了肩膀以下,黑色的眼瞳在明媚的yá-ng光下, 显现出一种近似于黑水晶的晶莹质感,也是在这样的光线在,才能看得到她脸上有一层属于年轻女孩的细密绒毛,就像一层朦胧的柔光,让只有七分好看的人都变得有十分的漂亮。
  费切尔突然有一种感慨,原来玛琳是长这个样子的。
  近四年的时间,她果然从一名瘦弱的乡村少女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魔法师。
  费切尔手:“作为你的老师,我很欣慰你终于有了魔法师的自觉,你终于明白了,把虚伪的神职者拉下神坛才是一名魔法师应该做的事情。”他的语气依然习惯x_ing的冰冷,实际上却不知不觉地温和了很多,“里拉切怎么处置我可以让你决定,把他作为给你的奖励,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
  在纳特西亚的另外一端,盖涅门堡中,监狱和审判庭的小官员们正在忙碌。
  他们忙着整理文件,将罪犯安置妥当,不过多么重要的官司都要等大国王的丧礼完成后再进行。
  盖涅门堡是纳特西亚城自从诞生的那天起就建造起来的巨大监狱。它原本是一个两层的坚固石头建筑,建造它的巨石每一块都有一辆马车那么庞大,它们被被泥浆浇筑在一切,连成一片铜墙铁壁,连投石机击打上去也不会出现裂痕。
  表面上盖涅门只有两层,但实际上下面还有三层水牢。水牢只有通过巨大的闸门才能够通往,机关开启的技巧喜掌握在看守牢房的四个人中。是的,仅仅一个人是无法打开闸门的,这是必须要四个人合力才能够做到的事情,还需要掌握一定的技巧。
  盖涅门堡是整个神圣帕赫罗最大的监狱,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关押魔法师的监狱,只有它才拥有禁魔装置的牢房,在这样的牢房里,不管多么强大的魔法师都无法施展出魔法。盖涅门堡不仅仅是对于普通人,对于魔法师来说也是一个噩梦一样的存在。
  在纳特西亚有这样的童谣——坏孩子坏孩子,如果不听话,就送你去盖涅门,最底层的水牢,连太yá-ng都照不进来,能够看到的只有暗无天r.ì,冰冷的钢铁牢门就是你唯一的玩伴……
  以这样一个坚固得就像魔鬼盒子一样的监狱作为基础,盖涅门法庭也建立了起来。
  因为那些可怕的罪犯,尤其是懂得魔法的魔法师,只要让他们得到一点放松的机会,他们就能够施展咒语,然后逃脱。为了确保审判能够安全进行,所以对他们的审判直接在监狱里面进行。随着帝国的扩大,盖涅门堡也就越来越拥挤,审判庭的逐渐完善,审判庭就直接建在了盖涅门堡的之上。盖涅门审判庭和盖涅门监狱本应该是两个机构,但在普通人的眼里,它们就是一体的。
  盖涅门堡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军事法庭,关押在这里的都是最危险最穷凶极恶的叛国罪犯。
  但随着西德尼六世继位,盖涅门堡的法庭渐渐被光明系贵族和光明神殿渗透,在西德尼六世去世的时候,盖涅门堡法庭已经彻底掌握在光明神殿的手中,即使任命书要经过国王的手,但推荐权从不在国王手上。
  虽然并不是所有法官都是神职者,然而每一次审判,都必须要一名在职神官出席,由他见证证人和罪犯的发言,并且用光明圣典上的教义来判断他们的行为是否可信。
  举行审判的第一个仪式,就是所有人对审判庭中间的光明圣典进行宣誓和祈祷,请求光明女神的原谅。如果不愿意进行这个仪式,那么等同于默认自己是有罪的。
  也就是说,光明圣典的教义在前,而哪怕是纳特西亚大帝时代就确认的军事紧急条例,也必须落在光明圣典的教义之后。
  西德尼王子并没有抱着很大的希望,但他必须这样做。
  在他骑马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太yá-ng落山,余晖将要消失的时候。除非特殊的情况,盖涅门堡这个时候已经要关闭,所有的审判都会暂停,一直等到第二天太yá-ng升起。
  西德尼王子骑着马冲上前,守在盖涅门堡前方的士兵们立刻警觉了起来,他们举起长枪,对准了西德尼王子。
  西德尼王子不得不勒住马,停了下来。
  “滚开!”他们大声喊。
  对于强行闯入的人,盖涅门堡的卫兵可以当场格杀。
  西德尼王子举起了他手上了长剑,大声喊:“我是王储西德尼·雷佩达,这是雷佩达王剑,代表君王的最高权力。现在为我打开大门,让法官们来迎接,我要控告一名叛国和渎神的罪犯,以雷佩达王室之名。”
(甜梦文:www.tianmengwen.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